逍遥斋

观影随记(128)《波》《调》《祈》

        三天里看三部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。曾经闭锁,与世界相绝,独存一隅。以至那个年代的世界流行音乐我辈全无可能听到,更不用说参与。音乐,人类社会相随相伴之必需有,始终与时俱进,可在最需要此类养分的年龄却毫无所得。可怜,可悲,可恨。这也是我当年放弃已有走出国门的一大动因。看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,算是给自己的听觉、给自己的音乐历程补个缺。十万人的体育场,山呼海啸的齐声高歌,震耳欲聋的万众同唱,那是怎样的感动与震撼。音乐的力量音乐的伟大。在掌声欢呼声包裹中站在舞台上的人幸福而幸运。我们与世隔绝整整一代半。或许,欲知那个年代的世界音乐先锋和潮流、人家的活法、艺术追求,去影院补一课吧。

        《调音师》。印度竟能拍出情节如此曲折的电影,一转二转再三转。通过一个假盲人墨镜后的真眼,将一件偶发杀人案叙述得扣人心弦,也将熙熙而来皆为利的各色人之面目一一昭示。实为精彩得难得。片中,唯有有志成为艺人的假盲人心地诚善,却最终由假盲人成了真盲人。无泪的悲情。印度电影总还是慢慢在变出新意。只是片名有点疑问,主角职业并非调音师,而是从艺者钢琴歌手。别有译名《看不见的旋律》,贴切些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祈祷落幕时》。日本电影,东野奎吾的原作。开映23分钟才出现片名。前一多半话多话密,啰嗦繁杂,絮絮叨叨中交代着杀人事件中关系错综的相关人物及各条线头。后三分之一进入旧事的连贯叙述,是为揭开谜底的因果交代,入情入戏了。悲剧人生,小哀由起,大悲结局。

(2019.4.18.)

《鹧鸪天·久雨后微晴》

盼得归阳半日游,

千梅雾里共风流。

薄阳可解思晴苦,

明月当消念远愁。


新绿绽,晚红收,

长焦一溜抢风头。

人人尽作欢颜色,

草上嬉奔暂忘忧。

(2019.2.23.)


1月30日小启

难得来此,发觉此处开始大规模机检,且比原博更甚。当时从博一键代转,已被扣下约六分之一没转来,如今转来的每天又有四到七篇被关。看了下,按其标准,我以前老文可显示的将所剩无几。此处也难以作留了。


观影随记(124)《你的鸟儿会唱歌》


        2019日本新片展共放映六部影片,《飞翔吧!埼玉》,《青涩之恋》,《你的鸟儿会唱歌》,《哈纳莱伊湾》,《臭小子与美丽世界》,《夜以继日》。其中,第1部是世界首映,第2、3部是国际首映,第4部是中国首映。我选看《你的鸟儿会唱歌》和《夜以继日》。这两部青春爱情片有个共性,都是一女两男,女的在两男中做选择。而且结尾都不是我们希望的那样的完美,不是我们寻常所乐于看到的所谓的幸福、圆满、好报。日本影片的日常化生活化是我最喜欢的,没有假惺惺,装模作样,同样的青春题材爱情故事,激情了就激情,肆意了就肆意,没有扭扭捏捏的半假不真,为演戏而演戏;克制就是克制,诚实总是诚实,讨厌虚情伪装。总归,看了自在,舒适,可代入。

        《你的鸟儿会唱歌》。北海道的函馆。看似有点吊儿郎当的“我”在一家书店打工,无所事事中时有旷班。漂亮的女同事佐知子约他,他竟也放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佐知子决定离开交往中的店长,转向“我”。她跟“我”回屋,在双层床的下铺玩得嗨嗨的。睡上铺的室友静雄回来,听见屋内声音,未进门,离去。早晨静雄回来,“我”给他们俩作了介绍。失业着的静雄和“我”是好朋友,故同租一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佐知子常来,互相渐熟,不再避嫌,三人一起吃早饭,静雄还时有赤膊。三人也常一起去酒吧、迪厅疯疯地玩。起先佐知子自然一直跟“我”亲昵,当众牵手、搂抱、亲吻,鲜明的两人关系。但慢慢的,佐知子看到“我”的一些懒散邋遢行为会表达不满,互说几句。对静雄则有渐渐靠近之感。一次几人相约去露营,“我”表示不去,他俩去了。佐知子在外表依旧欢欢乐乐嘻嘻笑笑中,内心却有变化,犹疑不定了。她会和静雄两人散步,会两人去唱卡拉OK。不过“我”是很开明的,当初一开始佐知子就曾开玩笑说静雄邀她去看电影,“我”当时说可以呀,随你。“我”就是这么个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无所谓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静雄的母亲病重,他要回去看母亲,佐知子说我们三人一起去吧,静雄说不必。佐知子和“我”送静雄到车站。看着静雄走了,佐知子站定,说有事对“我”说。她说她决定跟“我”分手,跟静雄好。“我”说早已料到,早已看出来。两人互相道别,佐知子掉头走了。“我”走了十几步,回头,看着佐知子消失在马路对面房屋后,忽然猛地惊醒,发觉自己不愿她离开,自己爱她。“我”百米冲刺那样猛跑起来,穿过马路,追上佐知子。“我”对她说:我爱你,请你再考虑,别离开我。佐知子站定,眼睛看着“我”。镜头正面对着佐知子的脸。这是最后一个镜头,有十几秒,佐知子的眼神,似乎有点惊异,似乎有点感动,似乎有点不信,更似乎有点不知所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尽显犹疑不定。电影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三个年轻人的肆意青春故事,北海道的夏天,情感躁动,疯疯乐乐,展现和消费着年轻,暧昧,情愫。片中的“我”由柄本佑饰演,静雄由染谷将太饰演,佐知子由石桥静河饰演,导演是三宅唱。

(2019.1.16.)


《柳梢青·戊戌深秋》

秋雨长宵,清晨短歇,漫日潇潇。

难见红黄,冬来向缓,去路迢迢。


激扬上马招摇,若年少、当然弄潮。

北地寻行,求观老片,不忍无聊。

(2018.11.18.)

一岁一记(2018)

        一晃间,又一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一岁,依旧常态。行行游游,平静度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旅行事:5月里又去了趟日本,18天,赶在世界杯和电影节之前回来。从北海道入境,一路南下,行游多地,札幌、小樽、地球岬、东室兰、洞爷湖、大沼国定公园、函馆、青森(津轻海峡渡轮)、仙台、松岛、福岛、水户、东京、镰仓、藤泽鹄沼海岸公园、轻井泽、长野、金泽、大阪、守口、宇治、京都、南丹美山、草津国立水生植物园、琵琶湖大桥……。至此,日本南北、日本四大岛、日本三大名园都已到过。也算如愿大致走过了日本。

        10月里出行,独游土耳其,此刻仍在旅途中。预计29天。待明岁再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亲人事:12月冬至日,祭送大叔入土安葬于市郊。去年6月我远在邮轮上,无法赶回最后告别,是为伤心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事:3月里,老邻居来电,又有我初中同学寻到我原住处,说举行同学聚会。我小学的1-3年级和4-6年级两个同学聚会都已参加过,唯初中还没。上次他们叫过我,没去。与他们时间短,上课乱,交谊少,过后再无交往,已完全没印象。这次去了。终归曾同坐一室,难得有缘么。到了21人。一一握手,对视,报名字,很遗憾,我只记得认得3人,其余连名字都模糊,何况脸。那个乱糟糟年代,去学校仅是报个到,老师敷衍,学生不听,课本无内容。一段最无聊时期。至此,我此生每个时段都有了可相与共同回忆的同行人,见证人。这么串起一生,无遗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附小同学自是又有相聚。当年的班长远道回沪,购十几张话剧票,大家聚一起,吃顿饭,看场剧。同学在外的较多,凡有回沪,大家必得一聚,已成习惯。相识55年,情谊永长存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战友自也依旧一次两次的小聚,各各身心健康,各得其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:7月里,开了微公号。网易博客收摊,也因微上方便,总得给自己还算丰富的人生留下点记录。记录,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。

        8月底,网易博客宣布关闭。我在那里已7年多,只能一声叹息。上网约二十年,三次遭遇此类事,东方博客、雅虎邮箱、网易博客。世上事,实难预测,尤其步入网络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一岁,写诗词55首,发乎情,记岁月。博文,仍不紧不慢照常写,鉴于网风日紧,已放弃写杂评和社会记事,基本只写旅行、电影、诗词三大类。共发博271篇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邮轮环游,错失电影节,今年补足,看19部电影。并且,此岁里还选看了欧盟电影展4部,日本新片展4部,英伦电影大师作品展2部,香港电影展3部,2018法语国家影展1部,美国新锐电影大师作品展3部,日本电影展3部,北野武影展1部,菲律宾电影大师展3部,另外,在日本看2部,其他23部,总共进影院看了68部影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植物园去得稍多,身心融于大自然,静观四季变化,慢品风花雪月。目睹日月更替,一日日移交,接续,潜移默化的,不知不觉的,慢慢的,缓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岁,去矣。

(2018.11.2.)

《归自谣·丁酉处暑》

熬出伏,
依旧温高难结束。
今当暑止天还毒。


申城热度留纪录。
求清瀑,
修身自得阴凉屋。
(2017.8.23.)
注:上海7月21日最高气温为40.9度,创历史纪录。7月18日至28日连续11天最高气温超过37度,创连续酷暑日最长纪录。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8)香港(2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《南歌子·太阳花》

《南歌子·太阳花》(依温庭筠二十三字格)
朵朵微娇态,
茎茎细弱身。
色色艳而纯。
小盆花世界,
正缤纷。
(2007.8.1.)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

 

2015环球行之行摄(147)香港(1) - 逍遥斋 - 逍遥斋的博客